买房故事丨毕业六年,供不起房贷的我依然在“啃老”

  • A+
所属分类:休闲运动

果经常浏览豆瓣买房小组,你会发现,大部分人都在为买房努力存钱,小部分人幸运的买到了心仪的房子而开心喜悦,而我是其中的“极少数人”,买了房却始终愁眉苦脸。

我相信人生很多时候都需要逼自己一把,但在买房这件事上,我以我的亲身经历证明,还是要量力而行。

本   文    约  2285 字       阅   读   需   要      min

被访者 | 小沁写作者 | 金捷

我出生在浙江沿海的小县城,是家中独女,父母均是县中学的老师。比较特殊的是,我妈是杭州人,我的户口也跟着落在了杭州。

除了早些年学校给父母分的两套房子外,他们还分别在2003年和2008年买了两套商品房,2008年买的房子用来自住,其他三套都拿来出租。虽然老家和一线城市的租金没得比,不过学校边上的两套“陪读”房的租金在县里已经是金字塔尖了,依靠这三套房我也算是过上了“包租婆”般衣食无忧的生活。

后来的几年,父母对于在房子上的投资并没有结束。我高三时,父母就开始计划着等我考上了杭州的大学之后就在杭州为我再买套房,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当年高考失利,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去杭州,反而去了嘉兴上大学。由于未来的不确定因素太多,父母在杭州买房的计划落空。

2014年我大四,父母也快到了退休的年龄,杭州当时大部分新房已经是期房销售了,买房后可能要两三年才能搬进去住,正好此时我在准备杭州一所大学的研究生考试,父母认为眼下到了在杭州买房的最好时机。随后父母把家里2003年购入的那套商品房挂了出去,同时开始做“功课”了解杭州市场。

2014年下半年,父母几乎每周末都要坐大巴去杭州看房,来回路上就得折腾七八个小时,本来我也想和他们一起去看看房子,但我妈说让我专心在学校备考,他们看到好的房子就会把图片发给我,让我在学校“远程”看房。

因为当年老家的房价比较低,卖出一套房总价才70万,我不忍心父母再为我卖一套“陪读”房,考虑到还贷压力父母必须在首付上多承担一点,所以只能选择杭州非中心地段的房子,最后父母看中了拱墅区的一套小户型两房,销售在电话那头跟我天花乱坠地介绍一番,便稀里糊涂地同意了。2014年底,父母便以108万的总价买下了这套68平米的小两房,两年后交房,房产证上是我妈的名字。

人生总是不按计划进行,研究生考试的失利,让我一度怀疑我是否与杭州“绝缘”。

毕业后的一年时间里,我只能选择在家一边“啃老”,一边重新准备申请香港学校的研究生,本该奋斗的年纪,还要靠年迈的父母提供生活费,还要让他们扛下每个月的房贷,说实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2016年4月,经过一年的准备,我终于拿到了香港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就此开启了我的“港漂”之旅。由于在香港读研学校不提供宿舍,我也就此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租房经历。

在去香港之前,无法想象香港的租房环境到底有多恶劣。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我的签注还没办好,所以我拜托了同学先帮我在学校附近找房子,后来同学说在红磡找到一套性价比还算不错的房子,三室一厅,距离学校不到半小时路程,租金14800港币/月,和其他三个室友平摊(大房间住了两人),当时房源紧张,中介那边催得厉害,我想都没想就直接给同学汇了款。

结果到香港之后我才知道这听上去非常“豪华”的三室一厅不仅又老又破,总面积居然只有40平米,我的房间没有窗户,除了一张简陋的单人床外,挤不进任何一张家具,如果不看外面的话感觉像是“牢房”。

2017年10月,我硕士毕业后也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回杭州,虽然那时候杭州的新房已经装修好,但我拿到了香港心仪已久的某外企offer,而且办公地点还是在中环,对比杭州工资差距后毅然决然地选择留港,这样还能从每个月的工资里汇一部分给父母还房贷。

之后的时间里,即便天天加班到凌晨,我还是和学姐学妹们合租在交通便利的红磡,租过不同类型的唐楼、洋房、村屋,但始终都没有拥有超过6平米的生活空间,每天接触到最值钱的东西可能就只有地铁和脚底下不知道值多少钱的公司大楼。

2019年下半年开始,我的业绩受香港社会运动等方面的影响开始走下坡路,每个月都只能挺过“温饱线”,甚至连房贷都还不起,且父母都双双退休,这时我开始考虑回杭州发展。

这里要先说明一下我们买在拱墅区的那套房,实际上每个月的房贷并不便宜,且它在比较尴尬的位置,想租出去只能降低租金,此外之前置业顾问说在规划中的地铁还没开通,基于上述种种原因,又考虑到我回杭州后住那里也不太方便,所以父母得知我回杭州的计划后便考虑把房子卖掉,在然后去市区、交通更便利的地方重新再买一套。

我当时也是莫名自信,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在杭州找到比香港待遇更好的工作,就同意了父母以旧换新的大胆想法,我们连三房都不考虑,计划着能够一步到位,直接在杭州买一套大户型的四房。2019年底,父母把拱墅区的房子卖掉了,总价较购入时翻了两倍多,本想速战速决,不过当时父母意向的几个楼盘摇号都没有中签。

2020年初,我从香港辞职回杭州,当时疫情还没完全爆发,我裸辞后又去国外玩了一段时间,等我好不容易买到票回杭州时已经是3月底了。由于疫情影响,我也没有着急去找工作,在西湖区租了套大房子,和父母一起看房摇号,期间父母还为了让我在杭州能买到更好的房子,把老家的一套“陪读”房以102万的价格卖了出去。

今年5月,没找到工作的我摇到了钱江世纪城一个还算热门的楼盘,户型和面积以及周边配套在我们看来都属于最近看过的盘里面较好的,很快我们就在网上选中了140平米的四房,为了减轻我的房贷压力,父母把卖房的钱全部交给了首付,不过我每个月的月供还是要还一万多。

问题是,房子买完了,工作还没找到。一开始我特别自信,毕竟本科和研究生都是英语方向,就算去一个私立学校做老师,也是简简单单的事情,但是面试了几家后要么学校要求教学经验,要么是我看不上。由于在香港有销售方面的工作经历,我计划着找一家稍好些的公司做销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中意的公司HR却以倾向于应届生或至少5年以上销售经验将我拒之门外。

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下,最后通过父母朋友的介绍,在两个月前顺利入职了一家培训机构。

人生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影响到未来的走向,每一个不恰当的决定,都将提高当下生活的难度。

如今的我顶着房贷的压力,过着没有双休的生活,周末除了要带满八节课之外,平时根本无法“朝九晚五”,平时课业结束后还会有作业班辅导。原计划要一个人还房贷,结果还是没有摘掉“啃老”的标签,一万多元的房贷父母每月垫付了一大半。

有时候也会扪心自问,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反倒最后连自己都养不起?如今,回过头来再看当初拍着胸脯斩钉截铁的说有能力承担得起大房子的自己,是多么“自不量力”。看着父母日渐浓密的白发,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却还在精打细算为我还房贷,有时候会觉得无地自容。

这半年工作的同时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等明年形势好了,再换一个工资比较高的工作,希望压力能够稍有缓解。回想过去的一步步,当初如果房子买小一点,位置再偏远一些,可能一切都会变得从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丁祖昱评楼市”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